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人狗一起上
人狗一起上

人狗一起上

夜里一点多钟,贾媛媛独自哼唱着走向三百米远的家,脚步轻盈而快活。忽听见后面有人“啊呀”叫了一声,好像是摔道了,她转身一看,就见不远处一个模糊的身影瘫在地上呻吟。本性善良的她忙回过去,就见一个四十多岁衣衫褴褛的男人伏在那里,分明是一个乡下民工无疑。

  “大伯,你怎么了?”贾媛媛柔声问。

  “我——不小心摔坏了,脚脖子歪了,啊——好痛。”男人痛苦得龇牙咧嘴。

  贾媛媛四周看看,静谧的街道上连半个人影也没有,叹息着说:“严重么?要不要我给你叫辆救护车?”

  “乡下人,哪来那么多钱看病,休息两天就好了。”男人无奈的说。

  “你家住哪儿?要不,我打电话叫你的家人来。”贾媛媛掏出手机说。

  “我们这些打工的,连糊口都难,那来那先进玩艺。我就住在前面那块刚拆迁的工地上,你能不能送我一程。

  “好的。大伯,你拉住我的手,试着站起来。”贾媛媛热情的伸出双手。一股浓重的烟酒味夹着汗臭直冲她的鼻孔,好在她虽然生长在小康之家,并没有爱洁成癖。男人终于在她的帮助下艰难的站了起来,并一步步向他的住所挪去。

  路慢慢的在脚下延伸,两边的房子都被拆成一遍空旷的平地,显得阴深而恐怖。男人不时的呻吟让贾媛媛不忍就此放手。仍然坚持着相送。

  终于,他们停在一块空地上,那里有一间临时搭建的小屋,四周用旧木板围着,屋顶横放着几根大木梁,简单地盖着一块大油布。男人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去点亮了一支蜡烛。

  借着微弱的烛火,贾媛媛才看清屋内,只见各种拣来的废品遍布满屋,散发出让人恶心的霉臭,中人欲吐。

  突然,一个大大的黑影从黑暗处闷声不响的窜到贾媛媛面前,陡然间前脚抬起,伸出血红的长舌头扑到贾媛媛的身上,原来是一条大狼狗。

  贾媛媛吓的尖叫一声,立即花容失色。好在男人及时喝止了狼狗的冒犯。可也将贾媛媛唬得双腿发颤,娇声发“没关系,它不咬人的。是一条别人丢弃的野狗,我见它可怜,才收养起来的,正好给我看看家。”男人这样解释。可看着狼狗眼里的凶光,委实让19岁的少女将信将疑。

  “好了。大伯你好好休息,静养几天再出工吧。我回去了。”贾媛媛迫不及待的就要走出门去。

  “救人救到底,你就再救救我们吧。”囚首垢面的男人突然目露凶光,冷笑着拦住了少女的退路,动作居然很敏捷,丝毫也没有了刚才的病态。

  “你——”看着男人魔鬼样的表情,贾媛媛一时目瞪口呆,脸上很快就没了血色,“救命”两个字还没喊出口,就被男人一拳打在她的脑后,立时软倒下来,昏死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贾媛媛才在剧痛中幽幽醒转,发现自己早已被那个男人剥光了身上的衣物,双手上的那两只玉手镯被退到小臂处,压得她娇嫩的裸背隐隐作痛,原因是她的双手已经反捆在背后,此刻正仰面躺在一张木板搭成的餐桌上,自己两条优美的嫩腿也被架在那个男人的肩膀上,男人的一双黑手正紧紧抓着她大腿上的嫩肉,坚挺的巨大肉棍也正在自己的小穴里出入。

  她想喊叫,无奈小嘴里被自己的红色短袖T 恤塞得严严实实,只能从鼻孔里发出轻微的哼声。她双腿极力挣扎,可丝毫也不能摆脱那双魔掌。更要命的是,那只狼狗正伸出血红的舌头,在自己娇嫩的乳房上舔吮,各种腥臊臭味熏得她几乎要窒息,屈辱的泪水如珍珠般的涌出眼眶,无声的滚落在肮脏的地板上。

  “臭婊子!刚才你和那个男人做的好事我可全被我看见了,现在也让我和野狼爽一爽。我们可都好久都没尝过女人味了。你最好乖乖的配合,我还可以让你好好的享受一番,保证比你那个相好的更有味。如果不听话,可别怪我不客气,我和野狼可是好长时间都没有吃过肉了,你这身嫩肉真好能让我们解解馋。”男人边干边恶狠狠的说贾媛媛绝望地闭上眼睛。叹息命运对自己的不公。心里默默的念叨着爱人的名字:“你在哪里啊——快来救我啊——李洋,我的最爱。对不起,我不能保全我的贞节了——奇怪的是,在男人猛烈的冲击下,尤其是那只大狼狗不停的舔吮下,少女的身子竟然有了反应。虽然,贾媛媛极力压制着这种欲望,可欲压制,这种奇妙的感觉就欲加强烈。渐渐的,她觉得四周的气味也并不那么恶心了,似乎还有一种浓烈的酒香,中人欲醉。她不知道,自己的性欲也已经被推动起来。少女的体香掺杂着各种霉臭,混合成一种奇特的味道,有如春药般的蔓延开来,让人迷醉。

  贾媛媛忍不住微微呻吟,可就在接近高潮的瞬间,男人却抽出了他的大肉棍,笑道:“这下快活了吧,还想不想要了?”

  在这节骨眼上,少女想不屈服也已经不行了,心里说:“快干我呀,别停下呀,我的身子真的很贱啊——”可她不能说话,只能用点头表示同意。

  “那好,下面我要干你的小嘴,刚才看你被人干得那么爽,我也要体验一下。

  说实话,我和野狼都还没有过这种体验呢。你可要乖乖的,不然我会让野狼活吃了你。

  贾媛媛还是不住的点头,心里说:“别废话呀——要干就干——再拖延我快要崩溃了——李洋,我亲爱的——别怪我,我也是没办法,羊入虎口,贞节和生命相比,我只能选择生命了——不过,这个男人的东西似乎比你更厉害,干的我好爽啊——李洋,对不起——”

  这样想着的时候,男人已经取出她嘴里的衣服,跟着就将巨大的肉棍挺了进去,她几次想使劲咬断那根巨棍,可边上狼狗的血盆大口不得不让她放弃了这种冒险就在男人的肉棍穿插她小嘴的同时,那只狼狗的舌条也开始进攻她的小穴,长长的软舌,远非人的可比,全方位的在少女的阴道内外出入,将少女的阴蒂和阴核舔得严重充血膨胀,达到兴奋的最高点。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妙,最绝品的阳具,贾媛媛马上得到了从未有过的绝佳快感。娇柔的身体兴奋得一阵阵抽搐,比任何东西都让人陶醉。

  没想到更刺激的还在后面,狼狗的长舌头在小穴里乱搅一番后,马上人立起来,爬到贾媛媛娇嫩的身体上,将两只前爪抓住她两只鲜红的乳头,身下的那根巨长的狗鞭就刺进了满是淫水的小穴里,隐约的疼痛说明它的深度已经窜到子宫的尽头,跟着,那根红黑色的狗棍竟然学着人的样子做起了活塞运动。这下更让贾媛媛高潮迭起,进入了快乐的巅峰。

  连续上百次的冲锋,一人一狗,将洁白娇嫩的贾媛媛干得魂飞魄散,很快就在人精和狗精的喷射中再次昏死过去。

  【完】